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资讯 > 成纪文学 > 正文

苜蓿菜


  苜蓿,钟爱西北的黄土地的土质,土生土长甘肃人,没有几个不熟知它的,苜蓿在甘肃,也是曾经的救命菜,它赋予了甘肃人不一样的感情。

   经历了严冬的磨砺,苜蓿孕育出新生命的诞生。沟坡的苜蓿芽已探出了指甲盖似的几片嫩叶,在和煦的春风里,轻轻地向人们点头、招手和微笑,显得那样清闲自在,其乐融融。 儿时的我们对苜蓿情有独钟,对苜蓿菜更是恋恋不忘。这段情节要追溯到我们儿时充满艰辛的七八十年代。

  那时的乡村生活,也贯穿于“文革后”盛行的困难时期,那时的我们既没有款式新颖的凉皮鞋可穿,女孩子也没有逼真可爱的洋娃娃可玩,留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那充满天真烂漫的田园生活,它给我们更多的追忆、就在草长莺飞的阳春三月,去山坡的苜蓿地里掐一篮子嫩苜蓿做菜吃,是儿时最大的乐趣和幸福。

  在那春风和煦、青草飘香的季节,曾记得我穿着哥哥们小的在无法穿的破棉袄,半屈的肘弯里挎上家里特制的小篮子,约上几个要好的小伙伴,叽叽喳喳去沟坡上掐苜蓿。每当此时,家里人就能吃上所谓新鲜的蔬菜了,汤里也就能看到绿色了。母亲把掐来的苜蓿挑拣干净,然后洗净晾干,再拌上一点点粗面,撒上一些食盐拌均匀,放在锅里蒸熟,出锅后就成了一锅麇馍馍,那味道清香可口,现在回想起来仍回味无穷,当时虽说不是上等待客的美味佳肴、但也是能填饱肚子的主食和零食!

  在那个年代,村里能吃上苜蓿菜的人几乎是家家户户,那年代不算是佳肴,但也算是稀有菜品、因为待春播结束时,苜蓿也就长大变老,长成了杆子,变成了草、勉强掐一点也嚼不动,味道不嫩也不鲜,做菜也就没有什么味道了。小孩子掐苜蓿,总免不了掺杂一些干枯的苜蓿杆或树枝之类的杂物,但家里人从来不说什么。那时,做苜蓿菜是每个母亲的拿手好戏,我们都非常喜欢吃她们做的苜蓿菜。这不仅缘于生活的困苦,更缘于母亲的那手好厨艺。每次家里只要做苜蓿菜,母亲总不忘用那只曾经加固过的瓷碗给奶奶家送一些过去。让她们也尝尝鲜,调剂一下生活。

  现在回想起来,已经离开陇中黄土高原那沟壑纵横贫瘠而又熟悉的乡村三十多个春秋了,再也没有吃到过那样鲜嫩,清香而可口的苜蓿菜了。每次回家探亲或许不是吃苜蓿菜的季节,母亲也年老体弱,没法做她的拿手好菜——苜蓿菜了。 

  现如今,在高级餐厅要是能吃到一盘苜蓿菜,何止是稀缺,真可谓是佳肴了,能调起的何止是胃口,更是眼福。且更能勾起我们对艰难童年生活的追忆和对美好生活的热爱。 苜蓿菜---你是我们儿时春天的象征--也是儿时的欢乐!更是如今的佳肴……也是我们这代人成长过程最好的见证!


0
资讯-PC端-详情页自定义html广告

下一篇:直击现场:秦安在线带您走进秦安最大庙会白鹤寺(二爷庙)

上一篇:中国画画家康金成为“秦安在线”题字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